卖水能成为首富吗?钟先生创造财富的方式

10月27日,胡润研究院发布《2021胡润百富榜》,钟睒睒(shǎn)财富3900亿元登顶中国首富。

钟睒睒何许人也?不知道他,但你一定知道农夫山泉

外界对于农夫山泉的认识,几乎都停留在“农夫山泉,有点甜”这句广告语上。但它背后的钟睒睒,实际上并不为人熟知。

这位神秘大佬,凭借控股的农夫山泉和万泰生物两家上市公司,以合计坐拥4100亿人民币的身家,一举超越了马化腾和马云,改写了中国顶级富豪榜的座次。

以往的首富都是互联网或房地产大鳄,而这次是快消品零售大佬,让许多大跌眼镜,不仅发出“卖水也能成首富”的疑问?如果你还以为钟睒睒是靠卖水成为首富,那就是大错特错了!

师从“娃哈哈”

钟睒睒的发家和“死对头”娃哈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1991年,娃哈哈在电视上疯狂循环“喝了娃哈哈,吃饭就是香”的洗脑广告,中国保健品市场风头正盛,而那年钟睒睒借着一份职业结识的人脉成为娃哈哈在海南和广西的总代理。

但由于钟睒睒在销售过程中异地低买高卖的 “窜货”行为惹怒了了宗庆后,也让他失去了代理资格。

不过,虽然与娃哈哈不欢而散,但是这却为钟睒睒指明了方向,在保健品财富暴增效应和全国弥漫的下海潮双重诱惑下,一家新保健品公司养生堂诞生了,钟睒睒的个人财富帝国也就此启航。

保健品市场的营销鬼才

上世纪90年代初,保健品市场非常火热,各类保健品竞相出现。

1993年3月,钟睒睒刚成立的“海南养生堂”也瞄准了这一甲鱼产品市场,他效仿娃哈哈的做法,聘请了三名中医药大学的专家,研发出“龟鳖丸”。

钟睒睒的广告语技能或许是与生俱来,他以一句“早晚两粒龟鳖丸,好过天天吃甲鱼”,借助中华鳖精的势头和贴地气的广告,赚到了人生意义上的第一桶金。在同行出现质量问题时,钟睒睒“龟鳖丸”却大打质量宣传牌,主动邀请记者进入工厂报道,鼓励消费者到海南参观工厂等。

仅一年时间,被钟睒睒打造成“神药”的龟鳖丸取代了“中华鳖精”中国鳖类保健品排行榜第一的位置。

2014年,养生堂在国内第一个提出从“巴西针叶樱桃”提取维生素C,硬是在安利和汤臣倍健统治的膳食补充剂产品领域“撕开”了一个口子。

钟睒睒逼着这些企业也去巴西包果园和种树,使行业领头者变成了追随者。要知道,针叶樱桃里的VC和玉米发酵来的VC本质上并没有区别,消费者再次被广告“洗了脑”。

回到当下最值钱的卖水业务上,当年农夫山泉天然水和娃哈哈的纯净水“硬刚”, 钟睒睒又是搞水仙花生长对比试验,又是提出弱碱性水更有利于健康,虽然直到现在纯净水和天然水哪个更好都没有定论,但钟睒睒却已经从昔日的纯净水垄断市场中成功突围。

不得不说一句,营销界鬼才,当之无愧。

市场眼光犀利独到

成立于1991年的中外合资企业万泰生物,在2001年传出有意转让,同年9月,钟睒睒以1710万元收购万泰生物95%股权。截止12月15日,万泰生物的市值已经高达872亿。

事实上,从保健品跨进到医药业,门槛高的不是一个层级,钟睒睒也不知道如何走。

所以以这家成立了十九年的生物医药公司在今年上市前一直默默无闻,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钟睒睒又一次发挥了他对市场的准确把握,押对了宝。

2016年以来,掺杂着年轻女性和性这两个自带流量的话题,HPV疫苗成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网红疫苗”,赴香港打疫苗蔚然成风。

2年后,万泰生物与厦门大学联合研制的2价HPV疫苗获国家药监局批准,成为首家获批的国产宫颈癌疫苗。与此同时,九价HPV疫苗也已完成临床2期,即将进入3期临床。

幸运的是,万泰生物不仅踩中了这一个风口。今年新冠疫情爆发,万泰生物又成了国内第一批做体外诊断试剂企业。

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下,钟睒睒从一穷二白一路坐上中国首富的宝座,其创业经历堪称励志传奇。但钟睒睒身上也肩负了那个时代企业家的“原罪”,利用未开化的市场和消费者的无知“掘金”。

无论是“卖药”还是“卖水”,钟睒睒走向首富的路上注定不平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