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车上创富兄弟:上下车难

作者:于樵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小米依然未摆脱股价颓势。年前,雷军在微博上送出“虎年限量版红包封面”,却迎来了散户股东们在评论区的调侃:小米股价又破发了。这家生长在众目睽睽之下的公司,目前股价仍在下探,总市值较9000亿港币高点跌去超60%。

这距离雷军兑现“让投资者赚一倍”的承诺刚过去一年。当时,他宣称小米将向高端迈进。但鉴于港股整体环境和饱受争议的概念故事,小米股价一度坐上了过山车。要不是华为被迫退出中外高端手机市场,小米股价翻身还真说不好会到什么时候。

现在,入局造车成了一个新契机。不过,想造车的不只雷军,他的小兄弟们也在摩拳擦掌。昌敬亲自操盘,成立了独立的汽车公司,首款车对标奔驰G系列的越野车型。他选择了和李想一样的增程技术路线,希望单次续航突破1000公里。据36氪报道,昌敬的造车项目在2020底启动,天使轮估值2.4亿美元,前威马汽车CTO闫枫加入了昌敬的造车战队。

石头科技创始人昌敬,图源:视觉中国

昌敬是小米生态链企业石头科技的创始人兼CEO。石头科技创办于2014年,主营扫地机器人等智能硬件。在它成立第二个月,雷军的投资就到账了。照当时来看,这并不是个大的市场,每1000户中国家庭里不到5户买了扫地机器人,整个中国市场年销售额不过22亿元。

起初,小米也对这家连产品都没有的公司心存疑虑。昌敬在一间百来平米的公寓办公,员工面试也没地方,只能把人带到卧室,推门就是一张床。为让小米的人放心,昌敬带着仅有的五个人,窝在办公室四十多天,鼓捣出一个走路不大稳当的样机。

这不是昌敬第一次创业。他在华南理工读完计算机本硕后,去微软和腾讯当过几年产品经理。赶上移动互联网风起,昌敬做了一个图像处理应用“魔图”。魔图日活用户最高到了70万。但不久融资就遇到问题。昌敬把公司卖给了百度。他在百度待了三年,从百度地图调到垂直搜索部门后,才深入接触了智能硬件,并萌生离职再下海的念头。

2013年,雷军看中了一个“能够弯道超车BAT”的风口:loT物联网。他决定五年内投资孵化100家生态链硬件公司。和雷军一样是“细节控”的昌敬自此站上新起点。背靠小米的资金、渠道、品牌以及供应链,石头科技的扫地机器人开卖第一年,就从米家获得了1.8亿元收入,第二年约10亿元。

小米以自身巨大流量催动着造富狂潮。2020年,石头科技登陆科创板,股价一度冲到530元/股,在全部A股中排名第三。昌敬瞬间成了亿万富豪。

在昌敬眼中,“雷总是一个很好的领路人。”他也说,要先靠小米活下来,再谋求独立。石头科技为小米代工的收入,一度占总收入九成左右。

最近,石头科技对外发布了2021年业绩快报:营收58.37亿元,同比增28.84%,归母净利润14.02亿元,同比增2.4%。净利润连续两个季度下滑。一同发布的,还有一份减持公告,雷军间接控制的天津金米、高榕、启明等机构投资者,外加公司董监高合计8名股东,拟减持不超过10.75%股份,对应市值约50亿元。目前,石头股价已经腰斩,徘徊在500元左右。

疫情之下,全球运力紧张,营收占比过半的海外市场直接使得石头科技增速放缓。而国内市场,石头科技并无优势,科沃斯、小米占据前两位,市场份额41%和16%。线下渠道,科沃斯以80%占有率把持,石头科技仅占1%。

昌敬在这时发力造车,是开辟新的业务曲线,还是兴趣驱使、踩一脚新能源的资本热浪?科技媒体36氪援引知情人士的话说,“小米汽车的出发点,是雷军要赌下一个大的增长赛道,石头科技的汽车项目是昌敬的个人情节。”

中国公司和企业家群体里,能以“系”指称的寥寥无几。除腾讯、阿里外,小米乃至雷军个人都自成一派。在老大“赌上所有荣耀”的新事业上,机会与红利就像一面旗帜迎风招展。

据36氪报道,有内部人士称,雷军官宣造车前,以无线吸尘器发家、正冲刺上市的追觅就已经凑了一个小团队,表示将“支持小米造车”,不排除支持小米的电机研发。另外,纳恩伯、智米在内的一些生态链企业,也在开始考虑合作切入点和可行性。前通用泛亚电动汽车项目主管马永东加盟,负责智米整车业务,同时智米延揽了不少北汽的电子电气架构人员。

对此,智米一直未作回应。小米官方澄清:没有双线造车计划;不会直接参与智米的战略决策;智米是出于兴趣研究。若从亲疏来论,靠空气净化器打响名声的智米算是小米的嫡系,位次上,不亚于做耳机的加一联创(后改名“万魔声学”)和主打充电宝的紫米。

智米创始人苏竣曾任北京工业大学工业设计系主任,可说得上小米合伙人、生态链拓荒者刘德的前同事。他也经刘德劝说,从体制内离职创业。而北京智米科技这家公司,刘德持股95%,拥有实际控制权并任执行董事,苏竣持股5%为经理及法人代表。这样的股权结构,在小米生态链中属于“异类”,难免引发联想和热议。

智米创始人苏竣,图片为视频截图

相比生意人角色,很长时间,苏竣扮演的依然是老本行设计师。智米一直在寻求独立,但苏竣按照从小米那里学来的思路,给自家产品贴上智米的招牌后发现:公司几乎无法找到一个完整的商业闭环,“这种感觉就像一个小学生以为自己什么都会,但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周围老师同学帮忙”。

有小米的背书,生态链企业免去了渠道和供应链的焦虑,也更容易拿到融资,往往趁着最风华正茂的几年跑步上市。小米手环的缔造者黄汪第一次公开提IPO是在2016年夏天,他当时讲IPO还要三到五年。最终,华米在2018年2月先于小米敲钟。

上市常被认为是这帮小兄弟“单飞”的起点。小米公认的低利润率也如同枷锁般横亘在每个创业者面前。挣脱无疑要面临阵痛。2020年起,石头科技突然加大了市场投入,销售费用猛增75.12%,达6.2亿元。2021年,顶流明星肖战被签下作为代言人,石头科技当年前三季度销售费用就已超过5亿元。

华米科技创始人黄汪,图片来自华米科技官微

刚上市的头两年,黄汪旗下的华米科技业绩依然出色,净利润分别为3.4亿元和5.75亿元,同比增102.79%和69.15%。但到了2020年,华米净利润下滑了60.23%。2021年三季度,华米营收下降28.1%。黄汪称主要是小米手环等可穿戴出货量同比下降45%所致。黄汪在年初买下亿通科技,一度被看作企图A股买壳。整个2021年,华米股价跌了近六成。

《财经》文章中,有小米内部人士讲,华米不一定要上市。小米上市后,被收购很可能是一种退出方式。但收购这事如果黄汪能接受,也许早发生了。2015年小米手环成为爆款,媒体报道有国际厂商曾发来入股及收购邀约,黄汪都拒绝了。几年后同样的选择题,答案没变。一位投资人说,无论如何,黄汪都应该想清楚了。毕竟,像这个时代大多数的创业者一样,他渴望成功太久了。华米之前,黄汪开过三家公司,赚了很多钱,又悉数赔光。

刘德曾以“蚂蚁市场”来譬喻黄汪、苏竣、昌敬等所在赛道,“在他们中,也许可以找出第一名,甚至还能隐约瞥见第二名,但第三名是谁?没人知道,选不出来。”这是个缺乏标准、极度分散的市场。刘德他们要做的,就是找出那个可以扶持为头部的玩家,但慢慢的,玩家越来越多,各怀心事,也陷入内耗。

小米上市两年,loT和生态消费产品部门的营收增速由近90%降至10%左右。刘德退隐后,2020年底,新掌门屈恒例行召集各生态链老大们开会,他谈及的主题就五个字:爆品变少了。而就在此前几个月,小米内部信中,雷军将下一个十年的核心战略升级为“手机✖️AIoT”。从“加号”变“乘号”,解读有多种,其中一种是“加法,你还会有增加收入的作用,但变成乘法以后,1分以下的产品就是‘拖后腿’了”。

据《界面》新闻报道,不止一位员工表示,随着小米的壮大,生态链部门也会担心如何保住自己在集团的地位。用更直白的话来理解,“事业部越来越多,他们(中层)怎么让雷总一直注意到自己呢?”

如今,以手机为中心搭建的小米生态链已经进入新阶段。小米的故事重心也发生了偏移。宣布造车后,雷军给内部提出了一个新问题:怎么打造以车为中心的生态链?很快,一场造富风暴又将掀起,它既是商业实验,也是巨头与邦联体间财富、权力与野心的丛林战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