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县的发展已进入“分水岭”时代,小城市的年轻人开创了四种创造财富的新方式

【楔子】:

一份名叫:《关于推进以县城为重要载体的城镇化建设的意见》的文件,激起了坊间无限遐想。县城分类发展正式进入公众视野。

事实上,在近20年来,县城一直在“分化”,有的更强壮了,有的更孱弱了,有的更有活力了,有的更平庸了。

县城的变迁,就像过去二十年的职场人生风云,起起落落,风起云涌,总有一些胜出者,当然更多的是失意者!

二八定律,在县城的分化中好像也在起着微妙的作用。

无论你愿不愿意相信,县城发展的进一步分化时代更快地到来了!

你我也许都生活在县城,毕竟在2000多个县城中,承载了超过9亿的人口!

在县城“分水岭”时代,大部分人都不能不闻不问,独善其身!

县城,不会沦为大城市的“垫脚石”

(1)县城才是大部分人口的根

县城,自古就有重要的定位,所谓郡县治天下。

在新型城镇化的大潮下,县城,其实是更为关键的一环,承载了绝大部分的城镇化任务。

我们常常被大城市的话语权裹挟着。所以,在我们的意识中,除了大城市就是大城市,仿佛我们所有人都被分成了两种人:

第一种是住在大城市的人。

第二种是正在奋斗着向大城市迁移的人。

——这是一种狭隘而且畸形的心态!

我们可以简单地算一笔大帐:

四个一线城市,十个新一线城市,满打满算就能装3亿人!

300多个地级市,也只能承载2亿人,剩下的9亿人,其实都生活在县城,乡镇和农村!

(2)鸡蛋不能放在大城市这一个篮子里

一个健康的超大规模国度,绝不可能把所有人都聚合在大城市。事实上,一部分超大城市的人口聚集和资源聚集时代已经是强弩之末!

特大城市的城市病已经让人反省。很多超大城市正在努力疏解自己的非核心功能,也是大城市扩张到达极限的明证!

大城市的确好,但是大城市绝不意味着是包打天下的。

在一个超多人口的国度,人口太过集中在超大城市,从战略来讲,都不是很恰当的。因为各种资源和人口过度的集中,会让整体丧失稳定性和抗风险能力。——这就像把所有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风险很高是一样的道理。

(3)县城和大城市相辅相成,所谓的大城市“虹吸”,其实是表象和谬论

很多人喜欢用“虹吸”效应来形容大城市和小县城的关系。——当然,在一段时间来看,是没有错的。

但是,我们也可以从国际城市的发展规律看出未来端倪。

国际城市的大体规律是:

第一,城市资源和人口聚集初期中期都呈现出“虹吸效应”。

第二,大城市在完全成熟后,会呈现人口和资源“溢出效应”。

第三,大城市发展达到顶峰的时候,会因为自身无法克服的难题而呈现“逆城市化效应”。

就目前的情况看,我们的大城市发展,还处在城市人口聚集和资源聚集的初期和中期。因此,我们可以看到想成为超级城市的地方,推出各种“抢人政策”和“头部城市政策”。

历史总是惊人的轮回!对我们这种超大规模人口国度,也不会超越城市发展的既定规律和轨迹!

10年后,20年后,大城市,县城,将共同构成和谐的城市化版图。

唯有县城不衰落,乡村才不会凋敝,我们今天的乡村振兴也就有了长远的战略意义!

县城,进入为期30年左右的“分水岭”时代

县城的发展,历来都是“不均衡状态”。——这和历史,地域,基础条件,人口初始载量等多种因素都有关系。

县城的发展,无论现在的基础如何,层级如何,潜力如何,在未来30年左右,都将被划分成两种状态:

第一种状态:城市圈和城市群范畴内的县城进入“财富涌流”状态。

现在画出了好几个城市圈和城市群。在每一个城市圈和城市群中,除了几个核心的大城市之外,都有一大波由地级市和县城构成的圈层。这些被划进了圈层的县城,未来的发展当然是利好。因为圈层中的县城,将优先承接大城市溢出的人口和产业,由此,突破其原有的发展局限,迎来一波高增长红利,呈现财富涌流的状态。

比如著名的燕郊,虽然现在没有以前好了,但是现在的燕郊县也超过了地级市的架构,房价妥妥的1.5W+,一个县城的房价,比某些中西部大城市房价都高。人口量,产业布局各方面都不错,燕郊的发展其实就是城市圈层中承接了大城市产业和人口疏解的有力佐证,当然,这种例证还有很多。

第二种状态:在城市圈和城市群范畴外的县城进入“财富分化”状态。

城市圈和城市群之外的县城,不会大规模的聚集人口和产业了。但是,也绝不会凋敝,而是会进入各自特色发展的新阶段。

特色发展,意味着每一个县都得找到自己存在的理由和发展的动能。

现在已经有一批县城率先找准自身定位,形成了诸如“鞋城”,“电商城”,“休闲城”、“旅游城”、“酒城”等等个性化的定位。

从理论上讲,每一个县城,无论大小,都可以找到自己独有的风骨和优势特色。

找准优势特色的县城,未来即便远离大城市圈,依然会有良好的发展。定位模糊,还想着什么都发展的县城,未来的发展状态堪忧。

如果说城市圈内的县城享受的溢出红利,呈现财富普遍涌流的状态,那么很多特色化的县城,就将呈现出“财富分化”的状态。

小城市打拼的年轻人站在了创富新风口

虽说大城市遍地是金,但大部分也是打工人。

虽说小城市机会不多,但一样也有富得流油的人。

县城进入分水岭时代,让小城市的年轻人迎来了四个创富新风口。

小城市年轻人迎来了的第一个创富新风口:让老年人生活得有尊严的事业

在非城市圈的县城,未来人口的增量会变小,但是有一个最大的群体不可忽略就是老年人。

年轻人可以走四方,老年人(55岁以上)大概率要在县城里度过余生。

(1)一方面,未来30年,将有超过4亿老年人居住在县城及乡镇,而且未来30年老去的几乎都是70后,80后,90后——这三代人多数都是有退休金或社保的。也就是说,他们是有消费能力的。

(2)另一方面,70后,80后,90后的后代返回县城生活发展的可能性很小。所以,未来30年生活在县城的老年人其子女基本都没有在身边。

一群有消费能力,子女又没有在身边的老年人。就是县城未来创富的空间。

只要让这些留守县城的老年人过得有尊严,过得舒服,就能挣到他们的钱。

大概有三个方向

第一个方向:老年人养生配餐食堂。人老了做饭很恼火,有集体食堂,他们舍得花钱去吃。

第二个方向:老年人娱乐中心。老有所乐,未来县城因为老年人会高达60%,所以,满城麻将声和扑克声将是大概率事件。老年大学太高端,不太适合县城发展,但是跳老年交谊舞,让老年人找老伴的“夕阳红婚介”结构将赚得盆满钵满。

第三个方向:老年人生病照料和殡葬。年轻人都在外工作,他们没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回县城照顾老人,更不可能辞掉大城市的工作回家照顾老人。所以,县城未来会形成相当规模的老年人病患陪护群体。当然只要有钱,也是可以请“金牌陪护”的。老年人殡葬也是利润非常高的,给过世的老人化妆远远比给活人化妆赚钱,毕竟对过世的人化妆,就是最后一次了,你收1000,2000,子女也不会反对的!当然还有殡葬全流程服务,更赚钱,估计一次殡葬操办下来,保守10万起!

——别小看殡葬,是刚需!无论是厚葬还是薄葬总得有人操办,而且这个事情还是比较专业的,不能胡来。因此,未来的县城老人殡葬业将是能红火几十年的暴利行业。

小城市年轻人迎来了的第一个创富新风口:与就医和教育相关的事业

县城新出生的人,想要离开县城,对大部分普通家庭而言,就是一条路:考学。

(1)教育好是留住人的重要因素

从上层战略布局来看,让县城的青壮年留在县城的重要手段就是在一个县城培育几个名牌中小学。

就大城市来看,那么多的有钱人不也拼命追求名校的“学区”吗?如果在小县城培育出若干个优质的中小学,国家级重点的那种中小学。那么青壮年就有理由让自己的小孩从小学到高中都留在本县就读——这是提高未来县城人口粘性的重要手段。

如果一个县城,产业不行,工作机会也很少,教育也不行,那很难留住青壮年的。

(2)在家门口能看好病是在县城生活的重要理由

现在很多县城一所三甲都没有,从公布的文件来看,这件事会扭转。一个县城至少有一所三甲医院在未来20年大概率成为现实。

三甲综合医院能解决大部分疑难杂症。一个县的人口多则上百万,少则几万人,一家至两家好医院,可以让大部分县城人在当地就能看好病。

能享受好的教育和享受好的医疗。是县城留住青壮年,并且持续地吸引农村的青壮年落户县城的重要筹码!

因此,从事教育行业和医疗行业的人,在未来县城,至少能成为当地的中产阶级!——毕竟教育和医疗是人的刚需,只要刚需在,就一定能赚钱。

小城市年轻人迎来了的第三个创富新风口:给大城市人提供新消费渠道的事业

这个风口其实很多地方已经先行一步在布局了。主流有三个方向:

第一个方向:旨在让城市人缓解疲劳和压抑的行业。

比如乡村旅游业,短途旅行目的地,县城攀岩基地,县城高尔夫,县城水上世界,县城探险基地等等。

这些都是大城市人在收入颇丰之时,会很自然选择的常态化消费途径。

一个城市的中产,一般不会在假期带着孩子去城市商圈打电玩或者玩VR。毕竟城市森林太压抑。

他们会携家带口到一个相对僻静的地方,山清水秀的地方去,舒缓疲劳压力,也让孩子亲近自然,长见识。

第二个方向:旨在给大城市人提供短期缓冲空间的行业。

比如特色旅游景点和中高端民宿,特色餐饮业。工作累了,在节假日自驾或者乘坐快捷交通工具,到邻近的有特色的小县城,吃几顿当地特色美食,住几晚高品质民宿,在未来城市中产的消费形态中,可能这种周末逃离城市会成为风潮。

越是有特色的小县城,越是中高端民宿集群的县城,越能赚大钱。

第三个方向:旨在给大城市的人提供专业化的托幼和照护服务的行业。

未来大城市的托育压力应该是很大的,成本也是很高的,因为青壮年基本都集中到大城市了。

但是随着高铁高速的广泛联通,大多数县城与区域性中心城市的时空距离将被缩短在2小时以内。

因此,县城如果有针对大城市人开设的高质量托育机构,就可以舒缓大城市人照护小孩的焦虑和压力。

很多大城市人,在上班期间,完全可以把小孩托管给县城的专业托育机构,每周两次或者三次乘高铁等快捷工具到县城去探望孩子即可。

小城市年轻人迎来了的第四个创富新风口:智力和技能“降维”行业

这一个风口主要是指环聚在大城市圈周边的县城,因为它们未来的定位是承接大城市圈的人口和产业溢出。

既然有产业和人口溢出,那么对大城市圈范围内的县城,房价会有一小波上涨。其实,很多略次于大城市的产业分支会布局到县城里来。

比如,大城市的总部会将科技创新和程序设计等核心高智力产业部分留存,将零部件加工,组装,小配件生产等具体的生产工厂布局到县城。大城市掌握产业核心竞争力,县城成为代工和具体的生产基地。

所以,未来在大城市圈里面的县城,可以通过承接智力和技能的“降维”行业催生一批致富者。

这就很像深圳周边的一些县,已经开始承接深圳溢出的生产加工型工业了。在深圳周边的各种厂子遍地开花,有点小本钱的,在大城市周边县城开一个小厂,未来大概率是不愁订单的。

欢迎关注“职上职下”

职场达人,研究现实,深度思考。

洞察职场趋势,干货持续更新。

敬请关注、点赞、转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